快捷搜索:  as

邴原终于露出了李林平时见不到的一面

“辽侯!”众人一看李林带着自己的儿子赶来,立即对李林拱手一拜道。
 
    李林心里满是郁闷,老子当初还没人迎接呢!但也赶忙对众人一一回礼道:“哦!哈哈!各位都来了!”
 
    看着众人的表情,李林也有一些玩味,还是伯父的名气高啊,自己求爷爷告奶奶的才收拢过来的人,早知道直接把自己伯父搬来好不好,省的自己麻烦了。
 
    李林直接带领中热缓步向前迎接,出城五里之后,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型的车队缓缓的向着这边驶来,在冬日的寒风中,几面妻子随风飘扬,乃是黑子辽旗,右下角一个田字。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看到旗帜不禁疑惑。自言自语道:“莫非国让这小子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车队已经接近,李林赶紧上前几步,后面的人赶紧跟了上去,只见寒风中,数十辆马车在众多将士的护卫下到了李林的近前,马车厚厚的帘子被拉开,几十辆马车上下来了能够近百人,为首一人,乃是一名已经五十多岁的老者,在这汉末的年代,已经算是长者了,一声黑色皮袄裹在身上,显得有些臃肿,不过老者的冠下一张严肃的脸,吧老者显得何其威严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单膝跪倒在老者面前,拱手道:“小侄参见伯父!”
 
    “成何体统!”又是一声李林熟悉的声音,李林很是不愿意听到,但是有很是想念这个声音,这个犹如父亲,也似老师之人,没有他,哪来今日的辽侯李元杰,此人正是邴原。
 
    邴原早就知道李林定然会直接过来个自己行大礼,虽然自己心里也是一阵温暖,但是在邴原眼里,现在李林乃至主公,自己那是臣子,哪有主公给臣子下跪的,虽然那是叔侄,但是礼法不能破,但是邴原说了很多次,但是李林一直都是当耳旁风啊,所以立即沉声说道:“堂堂辽侯,那里有给我这么一个属下行大礼的!况且这多少的官员在走位看着呢!”
 
    李林笑着站起身,邴原这么说,李林就当他是给自己回礼了,对邴原说道:“这是侄子给伯父的大礼,哪有什么主公不主公的,好了下面才是你们给主公拜的礼!”
 
    “没大没小!”邴原看着李林调皮的样子,没好气的说道:“都这般年岁了,还是每个正行!”身后的众多李林麾下的幽辽军的官员们,当然有不少知道李林的脾气的,都跟着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邴原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也是立即对李林拱手一拜道:“拜见主公!”身后众人,无论是官员,还是士兵,都是齐齐的喊了一声,声音震天,李林身后的许昌官员们都不由的一怔,这便是李林麾下幽辽军的阵容啊,果真令人振奋!
 
    李林赶紧上前搀扶邴原,接茬道:“快快免礼!”说着,将邴原搀扶着道:“你说你,这大冷天的,河南都如此寒冷,幽辽恐怕已经滴水结冰了,你还千里迢迢赶来干什么万一病了怎么办!”
 
    “哼!你个臭小子!”邴原就是这样,可能做老人的都是这样,明明听了晚辈关心的话,心里无比的温暖,但是嘴上还是没好话,邴原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修书一封,说让老夫和彦方派来一些官员,写的模棱两可的,老夫怎么放心,现在幽辽稳定,彦方和老夫一人便可以坐镇,老夫放心不下,便千里迢迢赶来了!不仅是我,你回头看看!”
 
    李林听了邴原的话,回头一看,只见后面的两辆刚才没有动作的马车,帘子缓缓掀开,露出了几张小脸,看来是早就在看着自己,小脸冻得有些发红了,李林心中一荡,扶着邴原的手都有点紧了,邴原小声说道:“这么多官员在前,不可儿女私情!”
 
    李林赶紧收回了心思,给方方一个眼神,方方会意,缓慢的向后向那两辆马车退了过去,“爹爹!”马车内忽然传来了一声,正是那漏出来的小脸喊出来的,只见小脸的身后立即有一只玉手伸出将小脸拉了回去。
 
    那玉手的主人在马车里面轻声道:“嘘…………洁儿不要喊啊!”
 
    怀中可爱的小女孩不满道:“娘亲,爹爹怎么不过来见我啊,难道爹爹忘了洁儿了吗?”
 
    “洁儿别胡说,爹爹怎么会忘了洁儿呢?爹爹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,等完事之后一定会来看洁儿的!”
 
    “哦!”小女孩说话只见,没遇见满是失落。就连一旁的女子也不禁轻叹一声。
 
    李林扶着邴原,想许昌的众官员走去,邴原一看,其中还有不少的熟人,立即喜笑颜开,特别是看到为首的二人,立即笑道:“子鱼!文举!”
 
    二人正是华歆,而后孔融,他们立即笑着道:“哈哈!根据!别来无恙啊!”
 
    “哈哈!一别多年,你们二人还是这般啊!”邴原终于露出了李林平时见不到的一面,加到了自己的好友,邴原就是跟以前一样了。
 
    孔融激动道:“是啊,者都有十几年了吧!你我都当年还意气风发,如今,都老喽!”
 
    邴原点点头,道:“是啊,现在那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!”说着,还瞟了一眼李林,李林心里郁闷,我正想着见后面马车上的人呢,你看我干嘛,指着我跟你互动啊?
 
    邴原也带来身后几个跟自己一起为了躲避黄巾之乱,前去幽州或者是辽东的人,这些人既是李林所信任之人,又是这中原之人,邴原将他们带过来在适合不过了,碰到了一种的熟人,一阵的寒暄,李林又给介绍了杨修,陈群,董昭几个人,众人也早就已经闻听邴原大名也就,皆是尊敬有加。
 
    往后就方便了,就是将人带进了许昌城池,这大冬天的,就背在外边先考察一番了,先是安排众人的住处,随即就是聚集在一起high一下了,但是这幽辽来的官员,加上许昌城里来的官员,加一起200多个,李林的辽侯府都放不下,这个时候,可算是看出来邴原的面子了,众人直接商议,去皇宫,也就是皇宫有能偶装得下200多人的宴会的地方了。
 
    一切事情折腾完了,也都安排好了,这些个没有府邸的官员,先都住在了空旷的皇宫里,而李林则是飞一般的回到了自己的辽侯府,在众人面前,自己早就已经心计如焚,急着见自己的千里迢迢从北平来的老婆孩子,邴原当然也是明白李林眼睛急得不行,就连酒宴上,李林的眼神都是飘忽不定的,也就根本没有找李林商量正是,邴原找到,李林对于自己的家的爱,可比这手中的权利要重视得多,赶紧就打发李林走了。
 
    若不是许昌城内处军令急报外,不允许策马狂奔,李林都想骑着最快马,疾奔道根本不远的辽侯府,直接跑着冲进了大门,“啊!回来了!”李林大喊了一声。
 
    只见眼前的场景,犹如一幅画卷,李林仿佛又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北平的辽侯府,几女真在指挥着下人搬东西,收拾家具,而几个小孩子,刚刚来到一个新地方,还充满了好奇,在人流之中乱窜,还惹来了刘颖的训斥之声。
 
    “爹!”李洁最先发现了呆立在门口的李林,飞一般的冲了过来,而一旁的李虎也是跑了过来,而李晨也已经会走路了,看到了李林,也是笑嘻嘻的慢慢的向李林的方向挪着,一边的李平作为哥哥,紧紧的跟着怕他摔倒,李林从北平出发的时候李晨还在几女的怀里抱着,这都大半年的光景过去了,都能够开始呀呀学语了,估计都吧李林这个自己的亲爹给忘记了,就是看着哥哥姐姐都向李林跑去,觉得好玩,就步履蹒跚的跟了过去,李平当然总跟李林见面,没什么着急的,就护着自己这个最小的弟弟。
 
    “诶有!”李林那里还能绷得住,嘴都快裂道耳根子了,蹲下身子抱住扑过来了自己的一对儿女,“来!亲一下!”李林一人亲了一口,李虎,李洁一个劲的“爹爹!爹爹!”的叫着。
 
    摸了摸李虎的脑袋,这个小子,人如其名,长得虎头虎脑,李林笑着说道:“臭小子,不到一年,都长得这么壮士啦!在家里有没有闯祸啊!”
 
    都不用李虎会带,一边的李洁立即指着李虎道:“哼!哥哥总是闯祸!姨娘都打了他好几次呢!”
 
    “你更淘气呢!”李虎也是不甘示弱,立即回击道。
 
    “你淘气!”
 
    “你淘气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看着这年岁差不了几天的兄妹二人的争吵,乐此不疲,这是啥,这就是家啊,李林宁愿抛弃一切,都想要的东西。
 
    “爹爹!你看他!”李洁当然有指望了,谁让李林在一旁呢,立即摸着李林的脑袋抱怨的说道。
 
    李林挂了两个孩子的鼻头一下,笑着说道:“呵呵!你们两个小鬼头,你看就没少给你们娘和几个姨娘找事!”
 
 第二十九章 这才是家头一看,还能是谁,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好老婆刘颖,看刘颖对自己伸出手,李林呆立瞬间,便将还在哭闹的李晨递给了刘颖。
 
    “呦呦呦!”刘颖一边晃动着李晨一边哄着,不一会,李晨就停止了哭闹,刘颖还笑着给李晨指着,道:“看,这是谁啊,这是爹爹!看,你不是会叫爹爹了吗?叫啊!”
 
    “爹……爹……爹爹!”李晨挤了半天,终于说出来了这两个字,刘颖笑道:“呵呵,这个孩子说话比较晚啊!”
 
    李晨的一声爹爹,可是叫的李林心花荡漾,把脸凑了上去,在李晨的脑门上亲了一口,笑着说道:“乖儿子!”
 
    随即有柔情的一看刘颖,深情说道:“这一大家子,也苦了你了!”
 
    刘颖眼中满是悲伤与思念,这一会,是李林出征时间最长的一次,大半年的光景,中间更是有北平那么大的事情发生,李林这一大家子对远在千里之外的李林的担忧与牵挂,早就已经胜过了自己,所以家中几女得知邴原要要前往河南去见李林之后,全家人立即凑到了一起,谁会有不同的意见,全部同意跟着邴原前往许昌,千里之路,一家老小就这么过来了,何其的艰苦,但是为了加到李林,就算是再苦,也要来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